• <tt id="5x1ww"></tt>
    <rp id="5x1ww"></rp>

    工作快訊

    在欄目[工作快訊]中沒有任何資訊!

    中國兩類高考模式政策即將出臺:技能型和學術型

    2017年3月3日

    中國高等教育將發生革命性調整。全國600多所地方本科院校將逐步轉型做現代職業教育。2月底,國務院常務會議已就此做出決定,相關政策性文件即將出臺。另外,高考也將推出技能型和學術型兩種模式。

      這是教育部副部長魯昕昨日上午在2014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透露的。

     

      為什么改革?

      解決就業結構型矛盾

      魯昕表示,在中國建設現代職教教育體系,是解決就業結構性矛盾的重要舉措。

      據魯昕介紹,今年2月2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已通過“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該決定即將公布。中國政府明確提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培養的人,叫技術技能型,分三種人,第一類是工程師,第二類是高級技工,第三類是高素質勞動者。而實行中國教育結構的戰略性調整,要在高中階段和高等教育階段進行,主要包括五個方面:

      一、要建設一個以就業為導向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

      二、建立系統化培養技術技能人才的體系。

      三、產教融合、校企合作貫穿體系建設全過程。

      四、構建開放內外銜接的人才成長立交橋。

      五、要充分發揮市場作用,用市場力量辦學。

      怎樣改革?

      首先要改革高考制度

      圍繞著這五個方面的調整,需要重點推進教育領域的改革,首先是高考制度的改革,即將出臺一個方案,兩類人才、兩種模式高考。

      據魯昕介紹,第一種高考模式是技術技能人才的高考,考試內容為技能加文化知識;第二種高考模式就是現在的高考,學術型人才的高考。技能型人才的高考和學術型人才的高考分開。

      “這樣,在高中階段,16歲就可以選擇你未來發展的模式。”魯昕說。

      600多所院校將轉型

      其次,是高校轉型。據悉,改革完成后,將有600多所地方本科院校轉向以職業技術教育為核心。

      今后,培養技術技能型人才的高校比重將從現有的55%提高到70%~80%。“我們最近已經成立了聯盟,已有150多所地方院校報名參加教育部的轉型改革。”魯昕說。

      這些高校今后從教育模式、教育機制到人才培養模式,均以就業為導向。簡單來說,是“學中做、做中學”。此外,還要建立系統化培養技術技能人才的體系,目標是面向生產一線培養以技術為基礎的技能型人才。

      可實行股份制辦學

      此外,還要充分發揮市場的作用,通過實行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等方式,用市場的力量來辦學。“首先要對這類學校進行產權制度改革,產權結構和分配機制都發生變化。學校院系主任可以做教授,也可以到企業做人力資源部的部長,校長可以做校長,同時也可以到企業做CEO,這個體系已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通過。”魯昕說。

      她還表示,中國當前的職業教育是個“斷頭橋”,培養出的技術技能人才,學制短,不能繼續攻讀更高學位。今后,中國將搭建人才培養的“立交橋”,讓學生可以從中等職業一直學到專科教育、到本科教育到專業碩士,甚至專業博士。 綜合

      專家分析

      >>>熊丙奇

      應為技術人才創造平等的機會

      “16歲就可以選擇你未來發展的模式”,對于學生來說,是否真的意味著自主?著名教育學者、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分析,此次教育部提出“技能型人才的高考和學術型人才的高考分開”,和目前的中職、高職單招并沒有本質區別,所以可以預計很難達到“解決高校畢業生就業難和技術技能人才供給不足矛盾”。

      “雖然當前社會上,很多職業院校畢業生因技術突出而看起來就業率高,但大多數人仍是普通工人,假如一個技術型人才面臨一個機會,很可能因為他的職業院校出身,而導致晉升空間受限。”熊丙奇分析,從中考開始,職業化教育就被排在教育優劣的最末尾,很多人認為是差生才去讀技術型職業教育,因此,如果人才評價體系和學歷社會的現狀不改變,僅靠區分考試方式,是很難如愿的,“要提升職業技術學校及技術型人才的社會地位,就要鼓勵學校自主辦學、自主招生,并將對學校的評價交給社會,而不是行政劃分為三六九等。”

      “為技術型人才創造一個平等的入學機會和學歷被認可的社會,才是至關重要的。”熊丙奇說。

      >>>席酉民

      不同崗位對素養、能力要求不同 校長和企業CEO流動是想當然

      “學校可實行股份制、混合所有制,教師和企業、校長和首席執行官(CEO)之間可相互交流,相互認知。”對此,著名管理學專家、西交利物浦大學執行校長席酉民教授認為,其實,股份制改造一是吸引更多的資源參與辦學,二是強化大學的治理和試圖通過新主體特別是非國有主體的引入改進管理,三是可借鑒盈利組織的管理機制和經驗,四是利于大學脫離對政府的依附進而增強大學的獨立性,五是可借助市場機制和競爭提升大學管理。“中國已有不少大學采取了股份制或混合股份制,而進一步深化教育改革的關鍵是大量公立大學如何辦?”

      “首先是可否引入私人資本或國外資本?如果可以,可否舉辦盈利大學?如果不可以,私人資本和國外資本的舉辦動力何來?可否允許大學破產?等等。坦率地講,真正的股份制確實可以改變大學治理結構和相對提升大學獨立性。”席酉民分析,但這并非解決高等教育問題的靈丹妙藥,教育資源的科學配置、辦學自主權如變國家學位為大學學位、國家職稱為大學職稱、大學自主決定辦專業和招生等提升,大學真正獨立和關注自身品牌,市場機制才會真正發揮作用。

      “至于股份制后老師、管理者、校長和企業CEO等可以自由替換和流動,是想當然。”席酉民教授說,不同崗位對素養、知識、能力的要求有很大的不同,盡管日后可能出現更多職業大學校長,但高水平的大學教授和管理者,特別是大學校長依然會是稀缺資源。

    相關評論 發表評論
    台湾宾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